天门网

搜索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查看: 1867|回复: 2

卢市往事之《村野轶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8 12: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ost_newreply                                                               
                                               

                               
                               






                    村野轶事
        从古至今,生活中都不缺少幽默风趣,乐观豁达之人。有些人或已故去,但其幽默诙谐搞笑的事情,却为后人津津乐道并广泛流传,成为村野趣谈。
        闲言碎语不多说,专心扯点野棉花。话说也许大概似乎好像估计应该是卢家口对河,那个做炊子茶壶烘烙子地湾子里,就有这么一位。此人腿脚不便有点瘸,是个孤儿蛮造业。但他生性乐观,幽默豁达,虽然物质贫乏,食不裹腹,也能悠然自得,苦中作乐。人皆喜与其为伍,并无歧视之意!
        某日,队长分工曰:跛子,你去河边耕滩子(河边滩头有块田)。跛子闻言,作悲伤状,假以衣拭泪求队长:不要让我跟瘫子吧,你看我本来就残脚跛手,你还让我跟瘫子,这个日子可咋过啊?众人忍俊不禁大乐,跛子腆着脸笑,队长也只能无语。
        后来,邻人与其说下一堂客(老婆),日子也还过得和谐融洽。终日极尽搞笑之能事,怎么也能把堂客逗乐。
        有天,只顾了夸白(闲聊),把一锅面条煮糊地像个鬼打(天门方言‘打’通‘了’)。堂客回来了,跛子马上认错,说自己今天把面条煮糊了,你说你是吃湖面(天门方言,指上面)地还是下面地?堂客说:当然吃湖面,鬼叫你煮糊地。跛子马上盛了碗来,堂客看了大骂:明明叫你盛湖面地,你怎么这样?跛子答:是你说要糊面地,还怪我,那我去给你盛下面的好不?堂客应允,跛子再端一碗来,依然是糊面一碗。堂客怒斥,跛子辨曰,是你答应要下面地,你看谁家饭做糊了不是先糊下面地。堂客哭笑不得,才知道一锅面都糊完了。
        上面来人宣传计划生育。村野之人,自然不懂得结扎具体如何操作,以为是把命根子简单一刀咔嚓了之。跛子就当着众人抱怨:你们城里人晚上有电视看,我们什么娱乐都没有,结扎了你让人晚上玩什么?
        某次酒醉,跛子与儿子言:我和你亲戚不假,你是我地儿子,你地姆妈是我地堂客。
        跛子有次吃毛壳蛋差点噎死,后来就拒食耿(整)蛋。初入亲妈(丈母娘)家,八蛋入碗为敬(那时乡人没有什么好招待,来客都只是粉面里打(放)七八个鸡蛋),也是只食面条不食蛋。每每如此,亲妈后来就只是面条再不放鸡蛋。返家路上跛子怨气冲天,堂客说,你自己不吃怪谁。跛子大怒:老子不吃耿蛋未必不吃散蛋吧。
        入夏,一群人在田间忙碌,远处进村的路上,一女撑黑阳布雨伞,亦步亦趋往这边过来。跛子无聊,大呼:都来看花姑娘哦!众人也跟着起哄,待那人走近,跛子脸刷地红了,近前去喊了一声亲妈,原来是走姑娘的亲妈来了。
        一次去武汉,差点被一拖拉机撞倒。跛子对同伴说:你看我跑到这大地城市,要是被一拖拉机撞死了传回卢市去不把人笑死?怎么说死也应该是让一辆小轿车撞死才不枉死在武汉吧。
        回来的路上,旁边坐一汉川人,与后排人客气:多久未见,好机你郎(汉川话,想念)。跛子遂笑话汉川人说地丑,汉川人不服,说:你们天门人说地还丑些,我们只是机,你们机了还一取(天门方言中,有一种想念叫机取)。
        再扯。这位也不能告诉你名字,或许他就是你大伯的舅子的姑父的姨婆的媳妇的干儿子的老表的老师的岳父的同学隔壁湾地人。毕竟别人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身份的,支部书记也是官嘛。
        只能告诉你他不是卢家口的,不是黄家口的,也不是兵家口的。不是周台的,不是吴台的,不是徐台的,也不是甘家老台的。不是彭家垴的,更不可能是邓家角垴的。对了,他有可能是卢市以外地方的。不要猜了,想的我都晕,不要问我,问我也不告诉你,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
        虎父养犬子,说的就是他。话说毛主席逝世那天,全村人都在哭,都说毛主席死了怎么办啊!这时书记家的小子说:毛主席死了让我爸去干。一语惹出弥天大祸,父子二人被游街批斗,住了一个月的学习班。
        某次,乘车去天门。(彼时都是那种红白相间的公共汽车,汽车站旧址就是现在的宝安商城一带)。返程时,天色不早了,人多拥挤又急急忙忙,看见车上有个卢字就挤上去。到站下车,一看左右不对,便问司机:师傅这是停在哪西(哪里)啊?卢市像不是这样地闷(嘛)?师傅也惊讶:你是卢市地娃?这是卢埠啊!
        后来,托关系去到村小教书。有次上课,念到日本鬼子被八路军打得落花流水。学生提问:老师老师,落花流水是什么意思?抓耳挠腮半天这样回答地:就是日批稀烂的意思。
        此人不学无术,还爱打麻将,有次输了一屁股搭一巴篓,到处差。人本来就小气,输四五块钱枕头扶子(枕巾)都要哭湿,心疼地要死的人。心情不好还要给数学老师代课,反正低年级的伢们好忽(骗)。他便天马行空,这样出题:十屁股债还了九屁股债还欠多少债?这么简单的问题学生当然不需要掰指头,齐声答道:还欠一屁股债。
        毕竟是官二代,有媒人为其操心,带去相亲。媒人对女家父母一百个地说他好,说:太老实地一个伢,小卖部都亲口(天门话,从来)不赶一过。女家没有过多了解,觉得还好就应了。
        过两天,约好了去亲妈家岔(邀)姑娘上天门街上撕布买衣服定亲。小伙子骑个新永久溜机蹬(自行车),隔老远,看见亲妈往这边来,麻不溜地下车打招呼。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情急之中,脸红脖子粗的终于憋出了一句我们若干年后都觉得非常经典的话:你郎在走路吧?亲妈当时什么感受,已经无从考证,无语凝噎吧。
        姑娘还是上了小伙的溜机蹬。驮着个姑娘心里自是欢喜,也不知道和姑娘谈情说爱,一言不发,只是想自己地心事:终于说了个姑娘,算是修成了正果,今天把衣服一买,回去把日子一定,以后就不是一个人睡觉觉了......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杨林。年纪大些的卢市人应该都还记得那个杨林桥,坡陡,下滑路长。等小伙骑到平路,觉得车身很轻,回头看时,驮地个姑娘不知何时被他落地哪西去了,无影无踪。推个溜机蹬回去找,鬼哟,人毛都看不到一根打。
        媒人再去姑娘家时,任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口吐莲花般去解释,那亲妈干脆果断,斩钉截铁,意简言赅就回了两个字:算打。
        年深月久,远人无目,版本各不相同,故事也有相近。时过境迁,似是而非,茶坊酒肆,道听途说。不可不信,不可全信,若无其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是巧合。涉人名誉,隐之化之,为塑故事,难免嫁接,本无恶意,莫要追责。姑且说之,姑且听之,是否在过往的人中有熟悉的故事影子?
        说到这里,啰嗦几句而已,你觉得呢,我也觉得我太啰嗦,不就一破温馨提示的免责声明吗?不扯了,洗洗睡。

                                     木林森
                                     20170423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8 12: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是下酒的好菜!味道不错!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08: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啊,谢谢楼主啊!!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随便看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